四十位卧床老人的床前“孝女”

2018-09-07 22:15:00
admin
原创 747

为纪念青年志愿者行动实施10周年,应团市委宣传部邀请,《都市女报》记者马敏在“三八”妇女节前夕对我局工作在社会热点第一线并在志愿者行动中作出突出贡献的济南市社会福利院老人护理区护士郑洁进行了专访,3月18日,在《都市女报》刊登了题为《四十位卧床老人的“孝女”—记社会福利院护士郑洁》文章,全文如下。

 

到今年5月份,23岁的郑洁在济南社会福利院特护病区的工作时间就满两年了。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而郑洁的工作就是照顾40位卧床不起的老人,“给老人换一遍尿布至少1个小时,每天至少3次,值夜班时每15分钟巡房一次”,郑洁用数字轻松地描述着自己的工作,她笑笑说:“习惯了。” “最初每天都要大哭一场” 自从2001年5月份走进福利院,郑洁就来到了特护病区,这里需要照顾的几乎全是瘫痪在床、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人。

 

郑洁说她刚来的时候,几乎每天回家都要大哭一场,“患老年痴呆症的老人就像小孩子一样,喜怒无常,开始我真的有些受不了”。有一次,郑洁给一位患老年痴呆症的老人送饭,老人很兴奋,拿着自己的尿壶四处乱泼,“我刚进门,他就冲着我把尿泼过来,泼了我一身,然后又笑又拍手”,郑洁当时又羞又恼,一气之下找到了护士长“告状”,护士长却平静地告诉她“泼我好多次了,习惯就好了”。


现在,帮40位老人洗澡、穿衣、喂饭成了郑洁每天的“必修课”,“有的老人大便后就往自己身上抹,那要给他洗澡换衣服,这样的老人每天都有一两个,我习惯了。” 让郑洁“习惯”的还有隔天一次的夜班。夜班的工作量最大,两个护士一班,不仅要给卧床的老人换尿布,每15分钟巡房一次,而且还要处理老人的突发事件。特护病区的老人习惯睡颠倒觉,白天大睡晚上来精神。郑洁说:“每天晚上都有老人大喊大叫、敲床,有的老人喊护士,护士以为有急事,匆匆跑过去后,他就说‘没事,就是喊着玩玩,不管你事’,你根本没法生气。” 郑洁说起自己的工作时,总是说“习惯了”。

 

两年的工作,还让郑洁养成了一个习惯:下班后晚走一会儿,和老人们聊聊天。“聊天的内容多半是没有意义的,有的老人反反复复就讲一个事,但是你认真听,他会很开心。他们开心,我就会觉得很高兴。” “最幸福的事就是老人认识我” “潘大爷,认得我是谁吧?”按惯例,郑洁每天会和瘫痪的潘大爷聊聊天。潘大爷笑笑说:“哪能不记得呢,小李子。”郑洁向记者解释说:“老人就这样,患痴呆症的老人,前一分钟你还给他喂饭,后一分钟他就不认识你了,甚至骂你、打你,很正常。” 患痴呆症的老人不会记得护士们的付出,因为他们的世界是空白的。

 

郑洁说她最幸福的事就是老人们能记得她,叫叫她的名字,“有一次,我休了一段时间的病假回来,一位患痴呆症的老人突然问我‘闺女,我怎么好几天都没见过你了’,当时我感动得眼泪都掉下来了,其实对他们好,他们真的能感受到”。 “这些老人总是让我想起自己的外公外婆,外公外婆病在床上的时候,爸爸妈妈也是这么照顾他们的。人总是要老的,像我们这儿的老人,有老工人,也有老教授,他们辛苦了一辈子,我觉得照顾他们是应该的。”郑洁说,自己现在的心态很平和,因为体会到了年轻的幸福。


“我觉得这工作挺伟大” 郑洁上大学时是学医的,毕业后同学们纷纷去了大医院工作,只有郑洁选择了福利院。很多同学都不理解郑洁的选择,有的同学干脆对郑洁说“根本就受不了福利院的味”。福利院的走廊里和医院有相同的消毒水味,可由于老人常年卧床不起,病房里是一股说不出的刺鼻霉味。 说起同学朋友的不理解,郑洁掉下了眼泪。


有一次,福利院招临时护工,工作苦、工资低,根本招不到人,郑洁想起了一个失业在家而家境又不太好的朋友,便想给她介绍这个工作,帮帮她,结果朋友坚决拒绝了。朋友说:“就你那活儿,别说一个月给300块钱,就是一个月给3000我也不干。”郑洁说:“当时我伤心极了,她们根本瞧不起这个行业。但我觉得这个工作挺伟大的。”

 

在福利院工作了两年,郑洁说她还要继续干下去,“其实在我们这里每个人做的工作都和我一样,还有年龄比我更小的。大家都没有什么顾虑、怨言,我当然也没有。”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