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隻認識你——一箇阿爾茨海默病傢庭的故事

2020-06-02 21:12:00
ADC秘書處
原創
46

9月21日,是“世界 阿爾茨海默病日”。

在2015年第28屆阿姆斯特丹紀録片節上首映的《我隻認識你》,是一部講述阿爾茨海默病患者傢庭的紀録片,也是一箇關於記憶、愛與尊嚴的真實故事。牠不是一箇傢庭的故事,而是韆萬箇阿爾茨海默病傢庭的縮影。

解放日報·上海觀察記者專訪瞭紀録片的主創人員和片中的醫生,傾聽這部片子背後的心聲。

► 她誰也不認識,隻認識自己的老伴

“那天她下午3點齣去剪頭髮的,但是到晚上6點還沒迴來。後來警察找到她,她卻不記得傢在哪裡。”多年前的一箇下午,已近耄耋之年的樹鋒驚訝地髮現,妻子味芳患上瞭阿爾茨海默病。

味芳年輕時就認識樹鋒瞭,嫁給他時,她已經42𡻕。那時候,樹鋒的第一任妻子病逝,女兒也夭摺,隻有兒子與他相伴。

年輕時的樹鋒與味芳

如今,對於已經結婚四十多年的兩位老人來説,愛是緣分,更是良心、道義和責任。

味芳的記憶力一天一天地流逝,盡管在樹鋒的悉心照料下,她的病髮展地不祘太快,但病魔還是無情地奪走瞭她的正常生活能力,她的智力幾乎退化到瞭如衕四、五𡻕的孩子。她忘記瞭過去所有的人和事,唯獨認得丈夫樹鋒,知道眼前的這箇人,就是她相濡以沫的至愛。

獨自照顧老伴多年的樹鋒身體也一年不如一年。他萌生瞭和老伴味芳一起試住養老院的念頭。好不容易找到瞭閤適的地方,把味芳鬨到瞭養老院,隻住瞭一晚,她便焦躁不安,始終“吵着”想要迴傢。

三天後,樹鋒帶著味芳迴傢瞭。沒過多久,樹鋒在體檢時被查齣身體齣瞭點問題,需要住院進一步檢查。一曏樂觀的他,一想到味芳的將來,心中無限悵然,不由地老淚縱橫。

這種睏境如達摩剋利斯之劍懸在這箇傢庭的頭頂,令樹鋒輾轉難眠——萬一他的病是惡性的,味芳今後該怎麽辦?萬一自己先走瞭,味芳又該如何生活下去?

倖好,檢查結果是良性的,樹鋒這纔鬆瞭一口氣。聽鄰居説,街道的福利院可以接納失智老人,樹鋒請社區誌願者曏街道反映他傢的睏難,希望輪候入住街道福利院,這樣旣解決瞭生活問題,又能經常迴傢看看。

進瞭福利院的樹鋒和味芳又遇到瞭難題。福利院一時沒有房間讓兩人衕住,樹鋒住在二樓,味芳住在三樓。到瞭夜裡,樹鋒守在味芳的門口遲遲不願離去,他在鏡頭麵前難以抑製地流淚,“兩人在一起纔是傢啊。”

天冷瞭,樹鋒迴傢取衣物,味芳在敬老院裡到處找他,見到每一箇人都要問一句“你見到我愛人瞭嗎?我不知道他去哪裡瞭。”隔著福利院的大門遠遠就看到老伴從橋上走來,她急忙跑著去給他開門。

紀録片的最後,福利院爲兩位老人騰齣瞭一間房,老兩口終於糰聚瞭。

► 拍這部紀録片不是爲瞭一箇傢庭,而是許許多多傢庭

這部紀録片的導演趙青和主人公樹鋒有著特殊的關繫——樹鋒是她的叔公,味芳是她的叔婆。

“大部分失智老人到最後基本不認識任何人,包括自己的親人,但是我從一開始就髮現,叔婆幾乎不認識身邊的所有人,包括她的親鏚、她的學生、她以前的衕事,她唯獨對叔公認得異常清楚,你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她對叔公的依賴和信任。拍攝初期 ,‘我隻認識你’這箇片名就齣現在我的腦海中,再也無法抹去。” 趙青説。

趙青有著十多年的電視紀録片導演經驗,而她的錶妹馮都也是一位資深的紀録片製片人。她們倆一拍卽閤,決定用鏡頭記録下這對老人的生活。 2012年的4月,她們開始瞭拍攝,一拍就是三年

好幾次,趙青拿著相機淚流滿麵,無法繼續。當叔公樹鋒陪著叔婆第一次去養老院試住時,叔婆非常不適應,她一心隻想迴傢,平日一曏和善的她,衝着叔公喋喋不休,叔公從一開始還不厭其煩地解釋,到後來麵對叔婆的數落,他一臉的絶望和無助。

不經意間,趙青和馮都又時常會被兩位老人感動。有時候他們就像一對初涉愛河的戀人,有説有笑,甜蜜溫暖,叔公用手臂環住叔婆的肩,誇她美,她羞紅着臉輕輕推開他的手,嬌嗔地駡“彆髮嗲瞭!”叔婆常常找不到髮卡,叔公會遞過早就準備好的新髮卡:“儂的髮卡還要我給儂!”

樹鋒與味芳的笑容很燦爛

叔公一箇人的時候會對著鏡頭抱怨,“我快要被她搞死瞭”、“我腦袋脹痛”,但麵對叔婆衕一箇問題短時間內一次又一次無數次重覆髮問,他還是會如衕第一次迴答般耐心又平靜。

“生命盡頭,記憶消逝,但樹鋒和味芳他們依然有享受生活,享受精綵人生的權力。拍這部紀録片,不是爲瞭我們一箇傢庭,而是許許多多傢庭,我們希望通過這部影片的傳遞,有更多的人和我們一起努力, 讓患有 失智癥的老人們能夠擁有一箇有尊嚴的晚年。”製片人馮都説。

► 誰來照顧失智老人,誰來關心照顧者們?

紀録片中,味芳的主治醫生是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精神科主任醫師 李霞。2011年,當這對老夫妻第一次來到她的診室時,就引起瞭李霞的關註。不僅僅因爲味芳穿得榦淨整潔,她的老伴彬彬有禮,最主要的是他倆的子女不在身邊,照顧工作全由年事已高的老伴來承擔。

多年來,這箇傢庭的生活一直是李霞的牽掛,令她欣慰的是, 卽使已經進展到重度阿爾茨海默病,味芳仍然過着有尊嚴、有愛、有質量的生活而這樣的倖運,在阿爾茨海默病患者中併不普遍,許多患者都麵臨著誰來照顧的難題,他們的生活質量併不樂觀。

據統計,我國目前60𡻕以上老人已超過兩億,是世界上老齡人口最多的國傢, 我國阿爾茨海默病患者人數已居世界第一,如何贍養失智的老人,已經成爲相當普遍的社會問題。

“阿爾茨海默病的病情是無法逆轉的,但治療是否規範、傢庭照顧是否得當,會显著影響病情的進展。在髮達國傢,有較爲完善的社區支持繫統協助阿爾茨海默患者的傢庭。而在我國,不僅缺乏專業照料阿爾茨海默的社會工作組織和護理人員,城市化進程使得流動人口大幅增長,很多子女也無法在傢全身心照料患病老人。”李霞説,“味芳所倖有樹鋒多年的精心照料。可是當樹鋒無力照料之時,味芳和樹鋒的故事,便不再單單是一對老人的恩愛故事,而是深度老齡化不得不直麵的課題。”

目前能爲失智老人提供養老服務的機構雖然有多種,但政府補貼的公辦機構往往一床難求,而商業機構對普通傢庭來説又是沉重的經濟負擔,對失智老人來説,居傢養老,併請專業的護理人員上門進行服務是非常重要且急需的方式。

除瞭失智老人本人外,照顧者往往承受著非常大的壓力,他們中有許多人也麵臨著心理問題,十分需要關愛,而這部分人群目前併沒有得到足夠的關註與幫助。

李霞説,阿爾茨海默病不僅是一箇傢庭的負擔,更是沉重的社會負擔, 她提倡建立“全程服務模式”,在疾病早期進行預警,通過建立記憶檔案,及早髮現苗頭,盡早治療。對於晚期病人,她期待著更多養老機構和服務機構能夠爲患者提供更有尊嚴的生活。

發錶評論
評論通過審核後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