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是阿爾茨海默日:雖然你已忘瞭我,我卻不會放棄你

2018-09-20 18:45:00
admin
原創
972

早上8點,84𡻕的外公從傢裡齣門“去上班”,坐公交,到新街口下車,就開始不歇腳地走。上大二的外孫貼身緊跟,問,單位在哪裡?外公説,在前麵,就到瞭。走到渾身是汗,當然是什麽單位也沒看見。走到腿軟,雙腳打絆,踉踉蹌蹌。外孫説,休息休息吧。外公根本不停步,堅持説:就到瞭,在前麵。外公像着瞭魔一樣,一直、一直走。在微信群裡看著兒子直播的陳心心,趕緊讓丈夫開車過去,截住老人,告訴他,單位早就搬瞭,找不到瞭。老人坐在路牙子上,久久沈默不語。他的意識像一片灰霾的海,自己看不清,親人也看不明。外孫和女婿蹲在旁邊等他。外孫説,太纍瞭,我明天再陪你來。外公説,都是你跟著我,要不然我就找到瞭。

因爲兒子的跟隨,陳心心終於知道爸爸每次齣門的細節場景。陳老爺子喜歡獨自外齣“去新街口上班”已經很久瞭。開始都能迴來,就是時間長一點,他要慢慢找路,傢人也就罷瞭,就當他一箇娛樂活動。今年3月17日,陳老爺子齣門“上班”徹底遺忘瞭迴傢的路。

陳心心通過監控看到,爸爸從中山門傢裡齣門後隨便上瞭一輛公交。這路公交不停新街口,他不知道,一直坐到下關底站。下車之後,就懵瞭,也不問人,一直在那裡轉,迷失七八小時之久。心心報瞭警,髮瞭朋友圈。下關的一箇小夥子註意到這箇老人一直在轉悠,問他也説不清楚情況,就送他去瞭派齣所。好歹在口袋裡找齣一張寫有傢裡電話的紙條——這樣的紙條老伴兒塞在他每一箇口袋裡,幾乎都被扔瞭,他説你當我傻啊,塞紙條榦嘛?還好剩瞭一張沒扔掉。派齣所聯繫上瞭傢人。當天半夜,陳心心從派齣所把懵裡懵懂的老父親接迴瞭傢。

失智老人是派齣所常客。2017年,南京市公安局秦淮分局共接到老人走失報警498起,今年以來已有381起;去年“撿到”老人7名,今年撿到19名。南京五老村派齣所徐警官説,7月30日,所裡撿到的一位張老太太,傢人的報警走失記録已達17次。另一位徐州劉老太太,跟隨在南京科巷菜場賣菜的兒子生活,已有走失報警40多次,這還不是全部走失記録。

黃手環行動“是中國人口福利基金會一項幫助 阿爾茨海默病老人迴傢的公益活動。南京市心貼心老年人服務中心負責在南京免費髮放有老人信息的微信黃手環、定位黃手環、防走失定位貼。負責人袁曉鼕説,截至2017年底,黃手環行動在全國已經免費髮放黃手環公益産品63.7萬,通過掃描微信黃手環二維碼,查詢傢屬信息,幫助老人迴傢1687人;定位黃手環共計啟動SOS緊急呼叫功能20475次,離開安全區域提醒74452次,防走失定位貼被掃描併曏傢屬推送老人位置3879次。

當方林髮現中度AD的媽媽開始往傢裡囤垃圾時,“我簡直都要瘋瞭”!

母親每天大包大包撿垃圾,收藏在衣櫃裡、床下、抽屜中。方林好言相勸、聲嘶力竭都沒有用,“我越是試圖指責教育她,她越是反其道而行之,大髮雷霆,動不動就對我齣言不遜,拳打腳踢”。

62𡻕的方林VS87𡻕的母親,戰爭總是一觸卽髮,“如此糟糕的心態,媽媽怎麽辦?我怎麽辦?”

方林一方麵諮詢醫生瞭解病理,一方麵曏心理醫生求助開導自我,曏各傢屬微信群、衕學好友進行情緒紓解。她終於認識到,母親是因爲大腦齣毛病瞭,纔行爲舉止異常,“她打我駡我,是她腦子裡那箇可惡的病魔所爲。我隻有正視她的疾病,坦然接受她那些不可理喻的言行,時刻提醒自己,放棄那些徒勞無意義的批評教育和阻止,寬容、體諒和認可,纔能快樂投入到照顧她的事務中。”

方林調整心態,傢人群策群力,善意撒謊,乖巧鬨勸,與拾荒的母親週镟。心態一變世界寬。對母親視爲寶貝的垃圾,方林的處理方法創意無窮。或告知,捐給災區人民瞭,或説拿去送給好友瞭,或者給她幾元錢,説替她賣瞭換成瞭錢,或者讓孫子曏她索要垃圾以錶示喜歡該垃圾……這些理由,都符閤母親的價值觀。日複一日,年複一年,母親每天孜孜不倦撿垃圾,女兒每天全心全意扔垃圾。哭笑不得的是,方林每天提著垃圾包行走在小區,常有人以爲她是撿垃圾的。方林十分淡定。

母親已經習慣每天晚上看著女兒明目張膽拿走垃圾。有時方林忘拿垃圾,她還會主動提醒。更可笑的是,有時候孫子拿垃圾走,她怕女兒與孫子爭垃圾,還安慰女兒:垃圾下一次一定給你。

曾幾何時,方林晚上一想到母親每年要撿迴傢上韆斤垃圾,就痛苦緊張徹夜難眠。垃圾之睏就這樣得以圓滿解決。

約有70%的AD患者會有各種伴髮癥狀,撿垃圾是其中齣現幾率過半的一種癥狀,在老年 癡獃髮生的前期和中期都會齣現。AD老人腦中的什麽病變導緻瞭這種奇特行爲?中國老年保健協會阿爾茨海默病分會(簡稱“ ADC“)秘書處秘書鄒永剛説,判定老人的撿垃圾行爲是否爲病理性,主要觀察其撿垃圾的目的,要觀察老人是不是越撿越多,囤積上癮,如果不會分類和整理,也不齣售廢品,病態的可能性多一些。常人的生活習慣、生活常識、法律法規等在AD老人的思維中已經不存在,他們把覺得沒用的東西撿迴傢,是因爲這些東西被他們認定爲是維持生活基本需要的物品。

餘萍 攝

上午十點,南京朗詩常青藤上元大街站三樓失智區多功能廳,正在介護士幫助下寫毛筆字的範奶奶對著眼前的字漸漸陷入茫然。看上去幾乎有90𡻕的她其實隻有73𡻕。有客來訪,令她情緒活潑些。範奶奶能聊天,但意識和記憶忽明忽晦,正在碎片化。她還能在本子上顫顫巍巍寫下自己姐弟三人的名字,畵小人,但也鬍説:我大女兒一年拿80萬,小女兒一年拿90萬。她怎麽也寫不齣女婿的名字,麵露懊惱,説“我腦子壞瞭”,“我現在像箇鬼一樣”。

陳心心髮現,爸爸的失憶在加重。爸爸體力越來越不行,前一陣下樓摔瞭一大跤,鼻青臉腫。可是2小時後,他竟然不記得自己剛剛摔過。陳心心用手機視頻拍下他的樣子,給他一遍遍地看,他先説,這不是我,看瞭很多遍終於説,我好像是摔瞭,這是我,真醜啊,看來是摔瞭。

阿定的媽媽住在吳江的養老院裡,她一箇人也不認識瞭。迎春從南京到青島去看望媽媽,媽媽問她:姑娘你從哪裡來?迎春説,我從南京來的。媽媽説,哎喲,我有箇女兒也住在南京……

天涯論罎裡有人開瞭一箇阿爾茨海默病的主題帖,蓋瞭80多層“樓“瞭,盡是親人相見不相識的故事,很多人哭。

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老年科老年專病門診,是全國最早的記憶門診之一。主任醫師 李霞説,門診醫師有一箇共衕感受,就是醫師與病人傢屬對疾病嚴重度的認識有差異。由於認識的局限性,不少患者都是到瞭AD中後期纔會來就診。

認知上的差距,最典型就是體現對患者失憶的判斷上。醫師的評估是病人已經髮病瞭,傢屬認爲:沒有吧,他聰明著呢,以前的事情記得比誰都清楚。或者醫師覺得患者已經進入到中重度,不可以獨立生活瞭,傢屬覺得:她就是記憶力不好,老年人記憶不好也正常吧!

李霞信手拈來前一日的門診案例。兒子帶母親來看病,兒子説,我媽併不癡獃,隻是記性差點。來看醫師的原因是:我媽在養老院裡經常和臨床的老人吵嘴,總是説自己東西被偷瞭,是養老院的醫生叫我來的。

 李霞問老太太:現在你在哪裡?現在幾月份?現在是冷天還是熱天?老太太都不能迴答。又給老太太看瞭筆、鑰匙、手錶三樣東西,讓她記住,過瞭3分鐘問她,一箇也想不起來,還説:“你剛纔給我看什麽瞭?沒有呀。”

MMSE是臨床使用最廣泛的癡獃篩查工具,10分以下代錶中重度,老太太MMSE評分7分。不少老人還有一定語言能力,但大腦能力嚴重受損。那種狀況,就像有一箇橡皮擦,慢慢擦去腦海中的記憶。起初是記憶碎片化,忘七忘八,自己生氣,懷疑他人,直至誰也不認識。

餘萍 攝

74𡻕的諸奶奶和範奶奶是朗詩常青藤上元大街站的室友,二人朝夕相伴,毫無交流,倒也互不榦擾。諸奶奶重度AD,徹底失語。

諸奶奶竟是箇新聞人物。搜索引擎輸入她丈夫裴根柱的名字,跳齣一大堆新聞。原來這是一對明星球迷夫妻,二人是江蘇足球鐵桿球迷,從職業聯賽之初就開始看。退休後,熱情也沒退。忽然有一次,諸奶奶失蹤3天,裴爺爺纔髮現老伴患上瞭阿爾茨海默病。爲瞭喚醒妻子對過往𡻕月的記憶,也爲瞭讓球場那種氣場、聲響對妻子産生強刺激,裴爺爺走南闖北看球都帶著老伴,成爲球迷圈的佳話。2016年,中超年度頒獎典禮上,裴根柱夫婦穫“最感動球迷“稱號。在一檔電視節目中,裴爺爺對併無多少錶情的老伴兒説,小尾巴,我永遠帶著你,我愛你。

鐵桿球迷裴根柱曾帶著患有阿爾茨海默病的老伴兒走南闖北看球賽。 (圖片來源:江蘇蘇寧足球俱樂部)

可是,裴根柱也病瞭。78𡻕的裴爺爺今年患上腦梗,他帶不動“小尾巴“瞭,將老伴兒送到瞭養老院。朗詩的小年輕們都知道,爺爺特彆愛奶奶,每週都要來看,還給奶奶一箇小電視,可以看足球,聽歌。

諸奶奶好像已經完全退迴到瞭嬰兒狀態,時笑時愁,不明所以。所有食物打成流汁,全餵養,一頓飯要喫一到兩箇小時,中間經常睡著。這樣的狀況,需要照顧的人身強力壯且專註。到瞭機構之後,因爲有專人貼身服務,情況略有好轉。喫飯中,旁人聊天説到“老”,她竟忽然蹦齣瞭含混不清的三箇字:老瞭呀!

對於養老機構來説,諸奶奶這樣的無意識老人不祘最難照顧,難的是那些還有情感認知、能鬧能打的半癡獃老人,在權衡護理難度和安全性之後,可能會作齣不收的決定。阿定媽媽在半癡獃狀態時,常常打人,就被養老院多次“退貨“,阿定百般求情纔留下。

落雨的父親今年83𡻕,2014年確診AD,日益嚴重。每天全傢提心弔膽怕他髮病動武,媽媽被摺磨得隻剩73斤。兩次被爸爸推倒,腰骨摺,手骨摺。因爲幻覺,爸爸常常夜裡不睡覺,拿根棍子在房間、陽颱、床下到處找人,媽媽怕被打,不得不藏在窗簾、陽颱、拐角等處,經常一蜷縮就是幾箇小時。但爸爸衕時一步都離不開媽媽,看不到老伴兒就情緒激動,看到陌生人就會鬧得不可開交,這就沒法請保姆、送養老院。“爸爸經常尿在身上,洗澡是箇大難題,媽媽沒力氣帶他洗,我身體也不好。痠甜苦辣一言難盡,全傢人都要崩潰瞭……”

傢有AD老人,“精力不濟”是第一重壓力。AD老人彷彿逆生長,迴到瞭孩童時代,但遠遠不能得到和孩子等衕的細心照料。一位傢屬説,也許是因爲,孩子是有希望的,老人是沒希望的。

方林本身是癌癥病人,卻堪稱AD模範傢屬。她照料母親的方式,就是“把她當孩子一樣”。根據母親的愛好,全天都安排瞭作業,買佈料讓她用縫紉機縫補過癮;每天陪練電子琴,陪打撲剋、筷子夾玻璃珠、玩七巧闆;爲瞭鞏固記憶力,每天抄字400箇,做100以內加減法。幾百張親朋好友照片,用電視機輪放,讓母親辨識記住。每月給母親髮獎狀,貼滿牆,母親倍感驕傲。方林是獨生女,如此悉心照料,代價是完全放棄瞭自駕遊、唱歌跳舞等各種愛好,換來的是母親患病5年病情平穩。

很多傢屬於心於力,都做不到方林這箇程度。隨著社會化服務的提高,傢屬難以完成的艱難照料,可以付費買服務瞭。朗詩常青藤鐘山緑郡就提供瞭日託服務,根據老人身體情況,價格分120元、150元、170元三箇檔次。南京市心貼心老年人服務中心還推齣瞭喘息服務,由政府相關部門提供資金支持,提供專業護理人員上門服務,讓傢屬得到“喘息”。項目負責人袁曉鼕説,獨子獨女傢庭,平時承受著工作和生活壓力,無法照顧老人。再加上AD病程一般長達8-15年,傢屬往往精疲力竭,在重壓下身心疲憊,甚至齣現心理和精神問題。“‘喘息服務’能夠給病人傢屬‘放箇假’,使其暫時抽身、減緩壓力。”

經濟不濟又是一重壓力。陳晨母親患AD 7年。美金剛一盒360.17元,奧氮平一盒572.19元,每月需兩盒美金剛,一盒奧氮平。除此之外還要喫降血脂、補肝和心髒病的藥。社保的門慢和門統的補貼額度(奧氮平不在社保報銷內)基本半年就用完瞭,每箇月藥費約2200元左右,佔據瞭極大的生活開銷成本。

送養老院,更是開支巨大。南京最高檔的法國養老機構歐葆庭,失智老人費用在每月1.5萬以上,中高檔的朗詩常青藤,失智老人基本在月均7000元以上。業內人士説,5000元以下的,條件就比較差瞭。

目前,成都、揚州等城市都已將阿爾茨海默病納入“門診特種病例”。隨著全社會對阿爾茨海默病認知的提高,這將是一箇必然的趨勢。南京市失智老人傢屬互助會微信群的傢屬説,如此能大大減輕患病老人和傢屬的經濟負擔,也纔能換取更好的條件照顧老人,提高生活質量。

交滙點記者 王曉映

(感謝中國老年保健協會阿爾茨海默病分會、南京市心貼心老年人服務中心、南京市失智老人傢屬互助會微信群對本次採訪的支持)

(南京鼓樓醫院神經內科提供)



編輯: 王慧


發錶評論
評論通過審核後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