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摘要

2019-11-06 23:00:47
ADC秘书处
24
最后编辑:ADC秘书处 于 2019-11-06 23:33:44

2005年5月,国际 阿尔茨海默病协会( ADI)的15个亚太地区会员组织在新加坡召开会议,同意委托拟定一份报告,引起政府、国际组织和援助机构对 痴呆流行性及其对公共卫生系统所造成威胁的关注。

本地区所有阿尔茨海默病组织对这一报告的内容达成一致,并同意作为共同的宣传基础予以公布。

这一报告:

■着眼于亚太地区痴呆流行性的各个方面;
■描述痴呆和已经识别的痴呆危险因素;
■考虑当前疾病负担的数据和未来预测;
■按国家提供痴呆患病率/发病率的估计/预测;
■考虑痴呆的经济和社会影响;
■描述具有成本效益的干预和现有的政策框架;
■并且提出行动方面的建议。

在无法获得亚太地区数据的情况下,采用发达国家数据进行分析。

本报告由Tsao基金会和ADI资助。

概况

ADI的15个亚太地区会员组织位于澳大利亚、中国、中国台北、香港、印度、印度尼西亚、日本、马来西亚、新西兰、巴基斯坦、菲律宾、新加坡、韩国、斯里兰卡和泰国。

开展分析的其他国家包括孟加拉、不丹、文莱、柬埔寨、澳门、北朝鲜、东帝汶、老挝、缅甸、尼泊尔、巴布亚新几内亚和越南。

联合国资料估计这一地区2005年总人口为35.8亿。年龄超过65岁的人口估计为2.389亿,超过80岁的人口为3720万。在经济、语言和宗教信仰方面有很大的差异。

痴呆是以丧失短期记忆、其他思维(认知)能力和日常功能为特征的一组疾病。阿尔茨海默病和血管性痴呆是痴呆最常见的类型。

亚太地区痴呆患者的人数将会从2005年的1370万增加到2050年的6460万。

本地区痴呆新病例数预计将从2005年的每年430万新病例增加到2050年的每年1970万新病例。

根据不同的方法,不同研究的结果略有不同。但是因为痴呆患者的人数随着老龄化而增加,所以痴呆的流行必定会发生。亚太地区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将从现在的不到10%增加到2050年的25%,80岁以上人口将从1%增加到5%。

除了痴呆患者人数增加外,其他因素也会加剧痴呆的社会和经济影响。这些因素包括城市化、从大家庭到核心家庭的发展趋势以及由此造成独居的老年人数的增加。照料这些人的能力将取决于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的照料服务。亚太地区的许多国家可能还未做好充分准备为痴呆患者及其家庭照料者提供优质的健康和保健服务。

痴呆有可能对亚太地区国家的公共卫生系统造成毁灭性的影响。这不仅是由于人口老龄化的缘故,而且还因为痴呆是所有慢性疾病中最致残的疾病之一。“疾病负担”按由于疾病失去健康生活的年数来衡量,即“死亡负担”(因夭折而失去的寿命年数)和“残疾负担”(因残疾而失去的健康生活年数)的总和。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资料,有证据表明:

在残疾负担方面,神经精神疾病仅次于传染性和寄生虫性疾病;

痴呆的疾病负担超出疟疾、破伤风、乳癌、药物滥用或战争的疾病负担;

而且在未来的二十五年中,痴呆的疾病负担预计将增加76%以上。

这如何转化为公共卫生开支,在很大程度上随国家以及所提供的照料服务组合而不同,尽管随着患病率的增加,这些开支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例也会提高。节省开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开展新研究,开发预防方法,延缓痴呆的发生和降低发病率。

Wimo等(Wimo et al., 2006b)估计这15个亚太地区ADI会员国痴呆的开支为604亿美元(按2003年美元计算)。在痴呆照料的地区总开支中,估计70%在经济发达国家,这些国家的患病率为18%。

挑战

世界卫生组织和亚太地区各国政府面临改变以下情况的重大挑战:

人们对痴呆的意识有限,许多国家的文化背景否认其存在或存在病耻感。

人们认为痴呆是老龄化的自然部分,而非疾病的结果。

人力资源和财务资源不足,无法满足照料需要,而且有关痴呆照料的政策有限。

一些国家城市机构化水平高,而其他地区则缺乏设施。

专业照料者培训不足,对家庭照料者缺乏支持。

对于如何迎接这些挑战有许多合理的建议。如果这些建议不能付诸实施,这对亚太地区的痴呆患者及其家属和照料者来说将是一场悲剧。

首先,对于痴呆从早期记忆和行为的细微变化引起的困难,到高度依赖照料和失去能力的过程,人们现在有了很好的理解。虽然这一过程因人而异,但失去个人自主性是很残酷的。所需服务反应也因这一过程的不同阶段以及个人需要而不同。

其次,2004年在日本举行的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第20次国际会议发表了《京都宣言》(随附),根据“痴呆患者照料所需的最低行动”,提出了一项痴呆行动计划。

再次,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了各种药物治疗的成本效益以及早期诊断、早期干预和家庭照料者教育、培训和支持的益处。

建议

亚太地区国家的人口已经占世界人口的一半以上。从现在到2050年,整个地区的痴呆患者人数至少会增长两倍。
政府制订和规划合理的政策,与私营和社区组织合作,通过采取具有成本效益的干预措施,为痴呆患者及其家属带来优质成效,可以降低预计患病率增加所造成的开支影响。

如果认识到以下方面,亚太地区各国政府将为痴呆患者及其家庭照料者提供帮助:

 痴呆是卫生工作的重点。

存在具有成本效益的干预措施。

政策框架和计划可支持所有部门为痴呆患者及其家属发挥作用。

2004年《京都宣言》为政府、非政府组织和其他关系人指明了实际的前进方向,并提供了行动计划框架。有些国家的政府已经宣布了自己的国家政策。

建议亚太地区各国政府:

1、根据自己的人口、文化和卫生保健背景,考虑并通过《京都宣言》。

2、制订具有针对性的国家痴呆战略:

通过增强痴呆意识和消除病耻感,创建改变的氛围。

在决策者、临床医生、研究人员、照料者和痴呆患者之间建立有效支持和联盟的合作伙伴关系。

促进初级保健服务和社区保健服务的发展,满足痴呆患者及其家庭照料者的需要。

提供关于采取可能降低痴呆风险的生活方式的信息。

为有特殊需要的人士做出安排,包括发病年龄较早的痴呆患者以及具有痴呆精神行为症状(BPSD)的患者。

3、促进对痴呆 病因、干预和优质痴呆照料的研究投入。

痴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需要本地区各国政府之间采取协作行动。这可以一开始采取部长或决策者会议的形式,以便在研究和提供服务等领域建立联合议程或合作事项。

Access Economics

2006年9月21日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
版权声明

本网所有内容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ADC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转载或引用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老年保健协会阿尔茨海默病协会网",并标明ADC网址www.adc.org.cn,违者ADC将依法追究责任。

转载或引用本网中的署名文章,请按规定向作者支付稿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