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痴呆来了,你怎么应对

2019-10-31 14:25:17
ADC秘书处
55
最后编辑:ADC秘书处 于 2019-10-31 14:37:43

痴呆照护有章可循
孙婷婷 王华丽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精神卫生研究所)
痴呆诊治转化医学研究北京市重点实验室

兰奶奶今年80多岁了,她和老伴李爷爷,一直在参与我们定期举办的AD医患家属联谊会。她的家在距离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很远的地方,但是他们很积极参与家属联谊会,且每次都是前几个到达联谊会。

兰奶奶个子高高的,走路有点蹒跚,整个人看起来很安静,眼神温柔。在联谊会互动环节,兰奶奶参与热情很高。有时候会像小孩子一样主动拉着志愿者说她还没有做这个游戏呢,其实按照这个游戏的规则还没有轮到她,因为兰奶奶没有听懂规则;也有时候会说没有给她发水果和零食,其实发给她的东西已经被她自己吃掉了,只是她已经不记得了。

兰奶奶是一位 阿尔茨海默病(AD)患者,是我国近600万AD患者中的一员。AD是一种隐匿性的神经退行性疾病,人们习惯称之为老年性痴呆。

全球每3秒钟就会有一例新发的痴呆患者,痴呆已成为一个全球公共卫生问题,越来越引起大家的关注。AD作为痴呆最主要的类型,目前 病因未明,尚无法治愈。面对这一疾病,许多家人陷入深深的苦恼之中。

然而,早期干预、维持治疗和优质照护,都可以让患者和家人享受有品质的生活。

优质照护首先离不开对患者症状的科学理解。兰奶奶和众多AD患者一样最早发生且表现最严重的症状是记忆力下降,尤其是近期的记忆。

记忆力下降的日常表现可能为记不清自己的岁数,丢三落四等。严重的记忆力下降合并其他认知功能如计算能力、判断力、注意力、执行能力等减退导致AD患者原本做得很熟练的事情也慢慢做好了,如做饭。不少患者常常忘记关煤气、把锅烧干了,这都与其记忆力减退有关。

照护者理解这些,就可以尝试一些提示的方法,比如用定时器,这样就能帮助患者减少发生危险。

再比如,语言理解能力减退、反应迟钝这些在兰奶奶这类患者身上也有体现。有很多时候大家把AD患者表现出来的“幼稚”或者“异想天开”的言谈归类于老糊涂、老小孩,有时候不理解甚至责怪他们,有时候又感觉很有趣,去逗弄他们,其实这些都是因为他们功能衰退。

理解这些,就能给予患者更多理解,减少冲突。

照护也是一门艺术,是一种人与人之间交流的艺术。

刘奶奶患病后,她的女儿娟娟阿姨曾试图包办母亲的一切生活事务,尤其是退休工资,结果发现,这非但没有让母亲开心,反而发现老人家越来越不关心自己的生活,无所事事,还整天盘问自己的工资,经常念叨“见不到工资”“什么钱也没有”,很紧张。

之后,娟娟阿姨调整了方法,她每个月都带着母亲去银行存自己的工资,且在每一次发生收入和支出时,让老人家在存折上做好记录。

长此以往坚持了两年,刘奶奶感到自己拥有了经济支配权,不再念叨工资,总能想起自己还有个存折,心里踏实多了,家里人照顾起来也容易多了。

痴呆给社会带来的挑战在我国尤为突出,我国现有近千万痴呆患者,约占全球患者总人数五分之一,然而,约80-90%的患者尚未得到诊断,大部分病人延迟就诊时间超过2年,能够获得及时治疗、科学照护的人数更是少之又少。

推动科学理解,促进沟通艺术,对改善照护质量更具其重要意义。

人们难免会问:到底什么方法是最好的照护?

由于每个患者都有其特殊的经历、兴趣、爱好、个性以及家庭和社会支持环境,因此,很难说有某一种方法是适合于所有的患者,更谈不上哪一种方法是最好的。真正适合于个体特点的方式才是最好的。

为了能帮助每位患者找到适宜的照护方法,国内专家共识建议,在为患者制定照护方案时,应全面评估患者的社会文化背景、受教育水平、认知功能水平、躯体状况、兴趣爱好、情绪状态等,并在此基础上制定和执行适宜个体的药物和/或非药物干预。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大多数痴呆患者都生活在家里,家人或者保姆是其主要照护者。即使一小部分患者会住在养老机构,但是,由于痴呆专业照护能力有限,患者能够得到的优质服务也是少之又少。

因此,国内专家共识建议, 为照护者提供培训,加强多学科团队建设也是提高照护质量的重要举措。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
版权声明

本网所有内容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ADC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

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转载或引用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老年保健协会阿尔茨海默病协会网",并标明ADC网址www.adc.org.cn,违者ADC将依法追究责任。

转载或引用本网中的署名文章,请按规定向作者支付稿酬。